[云海玉弓缘 电视剧]负债翻倍后,吉药控股欲收购修正药业,后者曾涉受贿案

时间:2019-07-11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sasha grey 种子

7月11日,吉药控股接连发布两则公告,分别公布了两个大消息。其一,吉药控股拟收购修正药业100%股权;其二,吉药控股的实控人变更计划搁浅。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吉药控股在2018年多次“大手笔”买买买,导致2018年年底的负债总额比2017年翻了一倍,在2019年5月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吉药控股也承认,“目前,公司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

如今,吉药控股打算收购修正药业,而后者2017年销售收入过百亿元,更是定下了“到2030年达到万亿元目标”,吉药控股此番收购,交易价格会是多少也令外界十分好奇。

7月11日,新京报记者自吉药控股证券部工作人员处获悉,交易双方是在昨天(7月10日)签署了意向协议。在公告中,吉药控股也提到,“若公司逾期未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将终止筹划本次重组。”

吉药控股拟收购修正药业,公司称双方已签署意向协议

7月11日,吉药控股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目前掌握的数据,本次交易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在公告中,本次交易的交易价格、交易目的等信息均未披露,吉药控股为了避免此事对公司股价造成重大影响,已经根据相关规定申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 10个交易日。

吉药控股称:“本公司将于停牌期限届满前按照中国证监会《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6号-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2018年修订)》的要求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的重组预案,并申请复牌。”

值得一提的是,吉药控股还表示:“若公司逾期未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将终止筹划本次重组并申请复牌。”

7月11日,新京报记者自吉药控股证券部工作人员处获悉,交易双方是在昨天签署了意向协议,至于更多相关问题,该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记者定稿,暂未收到回复。

修正药业已立万亿销售目标,其董事长曾涉受贿案

作为收购标的,修正药业在业内的知名度甚至高于吉药控股。

官网显示,修正集团于1995年5月由董事长修涞贵创立,是集中成药、化学制药、生物制药的科研生产营销、药品连锁经营、中药材标准栽培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民营制药企业。

截至2018年6月底,修正集团下辖142个子公司,有员工10万余人,存量资产170亿元。2015年,修正集团实现产值588亿元,销售收入575亿元,利税40亿元;2016年,修正集团实现工业总产值646亿元,销售收入636亿元,利税47.6亿元;2017年,修正集团实现产值666亿元,销售收入638亿元,利润43亿元,上缴税金10亿元。

“修正药业要在10年内力争实现销售收入千亿元目标,到2030年达到万亿元目标,成为世界百强制药企业。”修正药业的官网上写道。

然而,修正药业此前也曾陷入多起风波,包括董事长卷入受贿案和企业被检查出药品质量问题。

在《褚来福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中,褚来福的具体犯罪事实显示,“2007年,被告人褚来福在担任吉林省靖宇县县长期间,接受修正药业集团公司董事长修某的请托,收受修某给予的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10万股权。2011年,褚来福在担任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委书记期间,再次接受修某给予的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15万股权。2015年2月,褚来福将上述价值人民币25万元的股权退还。”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2014年11月4日至5日,总局联合地方食药监局对吉林省四家生产肺宁颗粒药品生产企业开展了飞行检查,发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柳河厂区)原料库存放的用于生产肺宁颗粒的药材返魂草部分发生霉变变质,企业还存在故意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等行为。

2017年6月29日,安徽食药监公布29批次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集团四川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咳特灵胶囊,批号140583,因水分不符合规定而位列其中。

吉药控股去年负债总额翻倍,今年实控人变更未遂

在吉药控股2018年的年度报告中,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吉药控股的负债合计约为26.04亿元,而上年(2017年)同期这一数据约为12.06亿元。

负债翻倍背后,是吉药控股2018年一直“大手笔”买买买。在2018年年报中,吉药控股表示:“公司先后收购了金宝药业、辽宁美罗、远大康华、亚利大胶丸、普华制药后形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合计形成商誉金额为8.54亿元。”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吉药控股在2018年一共发布了8起投资或收购计划,累计金额超过10亿元。

在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也问吉药控股:“根据年报,报告期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为6.40亿元、长期借款余额为6.01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2.08亿元。请公司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偿债压力及应对措施。”

2019年5月17日,吉药控股对此回复道:“2018年公司管理层围绕医药大健康产业的战略发展方向,为实现整合产品线、延伸产业链、创造公司未来发展新的利润增长点的战略发展思路下,以自有资金和并购资金,新增并购四家医药类公司及投资建设梅河口市金宝新华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三甲级医院项目。但公司管理层对2018年展现的国内资本市场股指下行,大股东、二股东面临爆仓风险、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严峻的金融环境预估不足、准备不足,致使公司流动资金出现紧张。目前,公司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

同样是在5月17日,吉药控股接到控股股东卢忠奎和黄克凤夫妇,持股5%以上股东孙军和股东梅河口金河德正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转让方”)的通知,转让方于当日与吉林省吉盛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如果一切进展顺利,股份转让最终实施完成,吉药控股的控股股东将变为吉林省吉盛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吉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独立财经评论人布娜新告诉新京报记者:“实际控制人变更往往都是和企业遭受暂时性困难相关,易主往往有几分无奈,对于投资人来说实际控制人变更对企业来说会产生很多变数,也存在幻影效应,但是大体上来说,实际控制人离场往往和平衡交易各方利益有关。”

彼时,吉药控股表示:这有利于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为公司带来业务与资金资源。6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自吉药控股证券部获悉,目前股份转让事宜正处于尽调阶段。

但是,这起股份转让最终未能成功。

7月11日,吉药控股发布公告称,“鉴于双方对于本次股份转让的主要条款未达成一致,经审慎研究后决定终止本次股份转让事项,并于 7月 10日签署《关于<股份转让意向协议>之终止协议书》。”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程波 校对 李项玲 

邮箱:yanxia@xjbnews.com